玄武裂天|第两千九十一章代价是什么?

推荐阅读:
  陆随风等着司徒语的回答,希望他的回答,不要使自己失望。固然直接杀了那个贱女,更解气,但这是最笨的办法,也是最不可取的办法,也是最没有出息的办法,不可取。

  “我要她死!”

  果不其然,陆随风不由得摇头叹息一声;“你知道最好的报仇方法是什么?”

  “是什么?”司徒语问道,一旁夫人也来了兴趣,她还是很希望司徒语能够接受她的,做一个正常的妻子,也不枉心里有他这么多年。

  陆随风晃了晃酒杯内的酒,双眼突然微微眯了起来,一字一顿回道:“辉煌。”

  “辉煌?”司徒语闻言,一头雾水,辉煌是什么意思?不过一旁的夫人到是若有所思,显然是知道了什么?

  “说句不太好听的话,我作为一个男人,对你也只有看不起,鄙视。”陆随风直言不讳地道:“你不用反驳。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可以听听对不对,有没有道理。”

  司徒语被陆随风的话,刺激得反应很大,想要反驳的。陆随风冷冷一笑道:“她可以背叛你,还是因为一部功法背叛,这说明了什么?用凡谷世界的话说,就是拜金。”

  “凡俗世界不乏这样的女子,太不缺了,每个女子都难抗拒物质诱惑,不过本质的区别在于,不是为了高攀,而是和自己的男人一起奋斗拼搏。因为一部功法就可以背叛,让你背负耻辱,这样的女子,失之是你幸,不是吗?”

  “而我看不起你的是,你不是发愤图强,竟然是选择闭关逃避,这可是最不正确的办法,反而只会让那女子看不起你,你认为自己的选择沒有错?”陆随风撇了撇嘴道:“敢问,你这么多年闭关,有絲毫突破么?念头不通达,道心不固,何以寸进?”

  “我……”司徒语连一句话都反驳不上来,面色涨得通红。

  一个男人最成功的报复,亦或者报仇方法是什么?不是见了面不搭理,更不是当成陌生人,而是成功,一个男人的成功,让弃你离去的那个女子后悔,这才是最成功的报仇,而不是选择不敢面对。

  司徒语还是有些懦弱的,夫人看着反驳不上来的司徒语,暗自轻叹一声,她很是赞同陆随风所言。她作为一个女人,感受更加深切。成功确实是最好的报仇方法,也是报复的最佳手段。

  看着沉默不语的司徒语,知道让他无话可说了,喝了一口酒道:“少族长,我让你前来的目的,就是让你找回来颜面,一雪前耻报仇。”

  “代价是什么?”司徒语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天下沒有免费的事。

  “代价,没有。”陆随风摇头回了一句,脸不红,心不跳。

  “没有?”司徒语听到陆随风的回答,竟然没有代价,这是不可能的,根本不可能,怎么也让人难以置信。

  “当然。”陆随风十分确定地回道:“我也是偶然得知你司徒家的情形,声望貌似已跌至十大家族之未,照此下去,很快就会跌出顶级势力之外。或许是出于同情,不愤,不耻董家的作为……更尊重你夫人的人品……才愿意出手。”

  言下之意,让司徒语知道,这一切只因为他的夫人,珍惜眼前的一切,这位才是值得拥有的存在。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再不开窍,这位少族长就太笨了。陆随风自然不会把真实目的说出来的,这一切就是算计,只不过互惠互利而已。令得司徒语一时之间不敢面对身旁的夫人。

  “回去吧,给你两天的时间,两天后倘若想清楚了,来找我,我告诉你该如何做。”陆随风仰头将酒喝了下去,给了他期限。

  司徒语闻言,起身拱手离去,夫人也行礼紧跟其后离去。

  陆随风端起来酒壶,倒着酒喝了起来,凌青风则是吃了几口菜,这些酒宴基本没有动,基本都是一些摆设。

  “少主给了他两天的时间,这位少族长心性软弱,我看是有些悬!”凌青风抿了一口酒道,显然是对司徒语没有什么信心。

  陆随风喝着酒,淡淡地道:“该说的都说了,但雪耻他会答应的,就在于和夫人之间的隔阂是否会化解,那就不得而知了,自己不好好珍惜,也怪不得别人。”

  一顿酒席也就此结束,凌青风让人收拾,也前去休息。陆随风开始修炼,直到天亮后收功,简单的洗漱了洗漱,离开了房间。

  “少主,最新过来的消息。”凌青风来到,将手中刚拿到的消息递了过来。

  陆随风喝了一口茶,接过来看了足足看了三个呼吸的时间;“还真是好雅兴!”将茶水一饮而尽,放下手中的信息,冷笑道:“身边除了带有侍卫,还有谁?”

  “没有了。”凌青风回道:“不过,他们的一儿一女也跟着去了。

  天云山是一个好地方,里面的奇珍异兽很多,专门供十大家族的成员狩猎用的,完全是享受的地方。”

  “这位董家少族长,还真是一个会享受的主,修为不错,已是道皇大天位初期,只是见到美女有些挪不动脚。”凌青风不屑地道。

  “将他画像给我。”陆随风还真想看看,这位能够抢走司徒语女人的董家少族长是一副怎样的德性。

  很快就有侍卫送了过来,这位董家少族长相平凡得找到一点特点,掉进人堆都很难找出来,如沒有辉煌的背景,那就再无可取之处。陆随风只是瞥了一眼,就完全看不下去。

  可就是这样一副德性,偏偏只用一部功法,就把貌美如花的冷冰心给拱了。如此女子用难听点的话来说,就是没脑子,还在大婚的前一天悔婚而去,这就更是可卑可恨了。

  直接将画像扔在了火盆内,完全对这个董家少族长没了兴趣,看面相就能够看出来,这货日后就是坑爹坑家族的存在。

  “这个冷冰心我要单独会会她。”陆随风对凌青风吩咐道。

  凌青风忙去安排,想要单独会会她,帝阁有的是办法制造机会。这位董家少族长,明天会去天云狩猎。

  “少主,安排好了,我们的人会引开他一个时辰,这个时间够不够?”凌青风回来禀告道。

  “够了!”陆随风点点头,其实用不了一个时辰,半个时辰都用不了。

  “少主。”第二天,凌青风来到,前往天云山自然是他作为陆随风守护者跟着前去,随行的还有虚无颜。

  “走吧!”陆随风整理了一下衣衫,带着两人前往了天云山,隐身而去。

  董家少主天刚亮就到的,到的还是挺早。一望无际的原始丛林,陆随风三人凌空隐身于空中。

  “少主,已经引开了。”凌青风收到信号告知陆随风道。

  陆随风点了点头,落下地面,盯着正在张弓搭箭的一女子,一身金絲甲胄,身材很是高挑,曲线婀娜蔓妙,的确算得上是一个美女。此女正是冷冰心,让司徒语沦为笑话的冷冰心。

  “嗖!”弓弦震响,箭如奔电对准一只银狐射去,快准狠。然而却被陆随风现身握住箭矢,将那一头银狐救了下来。

  “何人?”冷冰心看着突然出现的陆随风,有惊无惧,倒是显得异常的平静。

  陆随风把玩着那一支箭,抬头看着冷冰心,道:“你就是那个被冷家从族谱上划去的冷冰心吧?”

  冷冰心眉头紧皱,这件事是她的禁忌,在董府内任何人都不敢提的,敢提的人,都会死。

  “不回答那就是了。”陆随风左手轻轻一挥,箭矢准确无比的落入她的箭壶内。

  “冷冰心,居然为了一部功法,不惜背负水性杨花的骂名,给自己的未婚夫戴上一顶绿帽,不知道你是否后悔过,现在是不是很后悔?”陆随风淡淡的看着冷冰心道,目光中满是毫不掩饰的鄙夷。

  “后悔?”冷冰心听到陆随风的话,不由得冷笑一声道:“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可以告诉,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仍会是这结果。不过我倒是好奇谁让你过来的,难不成是司徒语那软蛋?”

  “区区一个司徒语还没有资格让我来!”陆随风撇了撇嘴道:"我只是很好奇,你是找到了真爱?还是仅仅是因为一部功法?”

  “无聊至极!”冷冰心留下这么一句话,调头离去。

  “冷冰心,三天后,来天元湖的观日亭看看,你会看到令你后悔的事情。”陆随风见冷冰心离去,留下这么一句话,消失不见。

  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这句话足够让冷冰心好奇,因为一个背叛的女人,会时时刻刻关注她背叛过的男人情况。

  冷冰心刚调头离开,听到陆随风留下来这句话,心被触动了一下,竟然会让她看到后悔的事情。一个背叛的女人都有一个通病,你过得不好,她心里就平衡,高兴,过的好,反而会让她后悔。她还真想看看,能够怎么让她后悔。

  果不其然,陆随风对这种背叛女人的心态还是把握得很好的,对方过得不好,她绝对会非常开心,反之,绝对会莫名的懊悔,这心态很微妙,冷冰心依旧摆脱不了背叛女人的通病。
玄武裂天最新章节http://www.feiyuxs.com/xuanwulietian/,欢迎收藏
手机看玄武裂天http://m.feiyuxs.com/xuanwulietian/玄武裂天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玄武裂天》版权归原作者蓝庭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铁楼末日风暴我是棺材女我的新娘是死婴爱上死女人叫我船长大人阴阳诡眼末日进化百鬼众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