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文明|第890章:位面之主

推荐阅读:
  “那不一样。”冥月白看着沈征,缓缓摇头。“那时,你有古神帮助你……”

  “但在那之前,你可是很笃定地认为我死定了。”沈征笑。

  “那不同。”冥月白继续摇头。“谁也没想到古神那老家伙会突然帮你。但这次,我们已经仔细考虑到了任何一种可能。任何一个位面之主,都不可能跨越位面将自己的力量送给别人,即使是自己的传承者。烈空王那时也是将我迎到了烈空界之中,然后才能将力量传承给我。而你呢?”

  他笑了:“我们一直在等,等着岳伏光将你带走,然后我们就可以大肆进攻源界,趁你不在的时间里,将源界完全占领。但现在看来,我们是想太多了。”

  “不错。”宇神冷笑着,“岳伏光到现在都没有召唤你去他的源力界,说明他已经放弃你,放弃这一场战争了。烈空王推测得不错,他的力量损耗得太过严重,已经不足以将你变化成冥月白兄这样的强者。他自知一切努力都是徒劳,所以就选择了龟缩。”

  “这是个明智的选择。”冥月白笑着说,笑中带着些令人厌恶的得意。“如此,将来烈空王与我征服位面时,会因为他如今的表现,而留给他一定的位置。他是聪明的。沈征,你的指导者都是如此,你呢?”

  “我们的世界,你们永远不懂。”沈征冷眼注视着对方,声音如同寒风。“我们也不用你来懂。”

  他缓缓抬起手,立时,有光芒自他手中闪起。但此时出现在他手中的,却并不是那依附了蛇链的光之刃,而只是月轮刀。

  “这种程度,也要和冥月白兄动手吗?”宇神大笑了起来。

  “盟主!”

  就在这时,吼声响了起来,无数人自地球内的传说秘境中飞了出来,汇聚在沈征的身边,呼唤出自己的武器,虎视眈眈面对冥月白和宇神。

  “情况好像有些熟悉啊。”冥月白冷笑着。

  “是啊。”宇神点头,“有点像我们当初在古神界对付沈征时。只是对调了。”

  “那时的我们失败了,也许是因为人太多?”冥月白笑了,嘲讽的味道很明显。

  “多谢你们。”沈征环视众人,缓缓点头。“但请你们回去。这两个人,并不是你们可以与之对抗的。”

  “那又如何?”方贺笑了。他飞到沈征的身边,与他并肩而立。

  “还记得过去吗?”他说。“那时的我们,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凡人,只是一个小小的士兵。我们面对那虫潮时,只是害怕,觉得好像生命就会在那虫潮中消失。但我们退缩了吗?沈征,不管如今的你是谁,如今的我是谁,我都不会忘记那时。”

  他看着沈征,笑得从容:“就像那时一样,让我们一起迎接莫测的命运吧。不论虫潮有多强大,我们拼!”

  沈征看着方贺,许久无语,只有目光闪动。他仿佛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些当时对他来说可怕无比的虫潮之中。他笑了,轻轻抬起手,与方贺握在一起。

  “若今天就是我的末日,至少有我的朋友陪在我身边,死亦无可畏惧。”他高声说。

  “我们一起上!”方贺突然振臂高呼,圣盟的一众战士们,随着他一起大声高呼!

  “源界若没了,我们还活着做什么!”

  “我们生为源界人,便应为保卫它而抛洒热血!”

  “若没有沈盟主,我们不过仍是一个小小凡夫,是沈盟主给了我们一切,我们与他一起战死,亦是一种光荣!”

  “同生共死!”

  声音如同海潮,激荡四方,令闻之者心神激荡,热血沸腾。

  “好家伙,我都有种恢复青春热血的感觉了呢。”宇神冷笑着。“很感人,像煽情戏。不过,我已经过了对这种戏感兴趣的年纪。你呢?”

  他转向冥月白,笑着问。

  “他们既然愿意陪沈征一起死,那么我就成全他们。”冥月白说着,抬起了手,火焰之剑在他的手中形成。“让他们求仁得仁,不就是最大的仁慈?”

  说到最后,他露出了一抹笑容,笑容中带着残忍的味道。

  “一百万只蚂蚁,也终究只是蚂蚁。”宇神摇头而笑,“在大象面前,狗屁也算不上。”

  “大象?好大的口气!”

  突然间,有一个雄浑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一道力量如同狂潮般涌了起来,瞬间席卷四周,在空中激荡着,形成了一个并不算英俊,但眼中却还有岁月沧桑的男子形象。

  “前辈!”沈征惊喜地叫出了声。

  “岳……岳伏光吗?”宇神惊恐地向后退了一下。

  “不可能!”冥月白眉头皱起,“任何位面之主都无法用这种方式传递力量,你怎么可能……”

  “你说得不错。”岳伏光看着冥月白,缓缓点头。“但如果一个位面之主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那么就没什么不可能的!”

  “什么?”

  这话一出口,一众人都被惊呆了。

  “你说什么?”冥月白愕然望着岳伏光的身影,“你?堂堂一个位面之主,真正的神明,竟然……竟然为了保卫一个已经与你无关的位面,而愿意舍弃生命?”

  “前辈!”沈征激动地叫了起来,“根本不必如此,我们……”

  “不用说了。”岳伏光笑着打断了沈征。“沈征,我已经说过,我的力量在当初损耗太大,如果将你接到源力界将力量传承给你,你一样不可能战胜得到更强者烈空王传承的冥月白。而且我也隐隐猜到了他们久不进攻源界的意图,就是要趁你离开时,突然袭击,然后你就算出乎他们意料之外地得到了更强的力量,有了源力为基础的烈空王,也可以让冥月白将你击败。因此,我在等待,等待他们先一步行动,然后我再动手。”

  说到这里,他盯住了冥月白:“你们以为一个为了源界而不惜让自己差一点在晋级之际死亡的人,会因为四十二万年的岁月洗礼就改变了吗?就可以为了自己一条命,而放弃自己出生成长的家园了吗?”

  说到最后,他几乎是吼了起来:“反正我已经打算放弃生命,那么是将沈征带入源力界还是在源界直接进行力量传承,就都没有区别了!我将燃烧我的生命,打破一切的束缚,传递最强的力量!烈空王,你失算了!你与我的差距就在于你不可能舍弃生命,因为你的目的是夺取而不是守护!”

  说着,岳伏光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满足。

  “前辈!”那瞬间,沈征的眼睛已经模糊。

  这才是真正的英雄,才是真正的强者!

  掠夺,是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完成的事只是去抢、去杀、去破坏就是了,成功就是收获,失败了大不了退去;但守护,却是只有真正的男子汉、真正的英雄才能做到事。因为那需要更大的毅力、更大的勇气、更痛苦的付出!

  不论多么艰难,始终立在原地,不退缩半分,任强敌斩断自己的骨、切掉自己的肉,眉头也不皱一下!

  这才是真英雄!

  “烈空王,你们败了,你们完全败了!”岳伏光高声说着,突然又化成了那巨大的神力,缠绕在了沈征的身周。

  “沈征,答应我,替我守护好源界,也替我保护好我的源力界!”岳伏光的声音在沈征的耳边回荡。

  “我绝不让您失望!”沈征回答。他的声音郑重而严肃。

  “好,好。”岳伏光的笑声响起,久久回落在沈征的耳边,接着,那巨大的神力就渗入了沈征的身体里。瞬间,有巨大的规则之力涌动而起,如同漩涡一样将沈征和他的圣盟伙伴们保护了起来,任何力量,此时都无法进入这片规则之力之内。

  沈征的身体发起光来,他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身体、意念,甚至是体内的力量结构。他突然对规则之力有了更多的感悟,那于他而言似乎并不再只是给他生存空间的海水,而像是他身体的延伸,是他的一部分。

  那一部分,完全可以由他来控制、指挥,但他却又不能完全让其听从自己。就像他可以让手臂抬起,让手指弯曲,却不可能让它们变成翅膀,不可能违反骨骼的结构做出任何动作。

  这就是控制规则之力,与顺应规则之力了……

  他暗想着,意识渐渐地只能集中于改变之下,再无法思考其它。

  “竟然会这样?”宇神望着被那巨力保护着的沈征,愕然而语。

  “我们怎么办?”他转向了冥月白,声音有些慌张。“虽然传承刚开始,但我已经能感觉到……”

  “说下去啊?”冥月白看着他,脸上带着微笑。“继续说你能感觉到什么?我的力量远不如他对不对?”

  “冥月白兄。”宇神看着冥月白,有些惊愕。“难道说你早已……”

  “不是我。”冥月白笑了,笑得很狂妄。“烈空王大人早就已经料到,凭着岳伏光的性格和他那可笑的信念,他一定会用牺牲自己的方式,使沈征在力量上超越我!而且我们不动手,岳伏光也绝不会动手!所以,他才最终决定让我向源界出手,为的就是引出岳伏光的力量!”

  “难道……我们可以将这力量夺到我们手中吗?”宇神眼中露出兴奋的表情。

  “开什么玩笑?”冥月白摇头。“传承者与指导者之间的力量联系怎么可能切断?而且还是这种位面之主牺牲了生命进行的传承?”

  “那……”宇神完全糊涂了。

  “我们有另一种方法!”冥月白笑了起来,笑得极是得意。

  “另一种方法?”宇神不解。

  “岳伏光不是要用尽生命之力,为沈征加持力量吗?那么我们就助他一臂之力吧!”冥月白眼里泛起了寒光,“烈空王大人早就做好了准备,要彻底成全沈征!”

  说着,他突然挥起了手来,火焰之剑在空中斩出了一道空间的裂痕,而那裂痕并不快速消失,而是越扩越大,最终形成了一道空间之门。

  “岳伏光,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吧!”一个低沉的声音自那门中传来,狰狞的笑声中,有巨大的力量自那空间之门中喷涌而出,瞬间冲入了那规则的保护层之内,将沈征包围了起来,并渗入了沈征的身体。

  “这……”宇神瞪大了眼睛。

  “一位位面之主牺牲生命,另一位位面之主拼得消耗巨力,一同助一位星海之王将力量提升到巅峰,这是史无前例的!”冥月白眼睛里放着光,高声说着。“这样的做法,只能产生一个结果那就是这位星海之王直接得到巨大无比的神之力,最终完全超越巅峰,突破晋级而成为位面之主!”

  “不错!”那低沉地声音回荡着。“岳伏光,你无论如何也不会料到,我会助你成全这个传承者吧?他很快就会突破晋级,成为位面之主,脱离这个源界,创造出属于他的世界了!到时他也许会像你一样,不顾一切地将自己留在源界,而那时,他将付出极惨痛的代价!”

  “宇神,不好意思。”冥月白这时露出了残酷的笑容,突然间向后退去,退入了一道空间之门中。

  “冥月白?”宇神惊愕地望着他,一时不解其意。

  “请你留在源界吧,我却要选退回烈空界了。”冥月白笑着完全退入了空间之门中。

  “唯有让你这个同样掌握了规则之力的人留下,才会给沈征压力,他才会不顾一切地像岳伏光一样留下。而那样,他将受到难以想象的力量反噬。他不是像岳伏光那样自己突破的超级强者,而是靠其他位面之主力量推上高峰的取巧者,因此,本身的力量不足以对抗规则之力的反抗,就算是能杀了你,自己也会身残。”他得意地说着。“就算不死,他也会在失去力量的情况下被抛入另一个新生的位面之中,那时的他,尚不如岳伏光,我和烈空王大人到时可以轻易将他干掉!”

  “冥月白!”宇神气得怒吼起来,“你一开始就打算将我当成这样的弃卒?”

  “难道我会把你当成可以一起分享一切的朋友?”冥月白笑了,“那你可真是天真到了家,还不如沈征呢!”

  笑声中,那空间之门快速地关闭。

  “不!”宇神大叫着,向另一道释放出烈空王神之力的空间之门冲去,但立时被更强的力量推开,而那空间之门也快速地半闭了。

  宇神惊恐地转过头,望着那被两股神力包围的沈征,身子颤抖着,终于猛一咬牙,向着远处飞去。

  “我还有所保留!”他咬着牙,“在源界中,还隐藏着只有我知道的空间之门!我会逃走,你们害不死我!”

  他大叫着,越飞越远。

  这一切,沈征都不知晓。此时的他完全被巨大的力量包围,那力量不断改造着他的身体,试图让他的身体达到一种极度完美的状态。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只能凭那力量不断给予自己更多的力量。

  渐渐的,规则之力已经不再是他身体的延伸,而是完全与他的身体同化。他就是规则,规则就是他。他可以控制自己,但又无法控制自己。他看到了无数的光芒,感觉到自己渐渐地在脱离之前的世界,似乎要达到一个新的境界之中。

  一种束缚感产生,令他感觉到极度难过,仿佛是身在一个大房间中,而四壁却正不断收缩压向自己。他忍不住想要打破这一切,瞬间脱出达到最安全辽阔的地方。

  但就在这时,一道灵光闪现。那是岳伏光最后的意念。

  “沈征,你答应过我!”那意念只传达过来这样一句话。

  是的,我答应过他!

  蓦然间,沈征的眼里爆发出光彩,体内有一股力量在升腾着。那力量快速地掌握了他的身体,控制了一切的论,将岳伏光和烈空王的力量都吞噬掉、消化掉,变成了沈征自己本身的力量。

  那,就是沈征创造之体的力量。它曾以筑基之力的形式,在沈征最初植虫之时让他显露出了天才之质,如今,则打破了一切位面之主规则的束缚,让沈征得到了最完美的解脱。

  瞬间,一切的光都消失了,神之力也全部平息,仿佛从不存在过。沈征静静地立于空中,回过头望向了圣盟的伙伴们。

  他笑了。

  “真有趣。”他对方贺说,“我原不知道,世界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原来规则的力量,不过就是这么简单。”

  “怎么简单?”方贺看着沈征,微笑着问。

  “它就是你自己。”沈征说,“你可以控制你自己,但你又无法真正控制你自己。”

  “我似乎有点明白,又似乎……”方贺看着他,小圆脸上泛起了红色。“哎呀,其实我什么也不明白。但我似乎觉得你与之前不一样了。”

  “是啊。”沈征笑了,点了点头。“等我回来。”

  说话间,他便消失不见了。

  宇神停在星海之中,望着前方的虚无空间,握紧了拳头发出一声怒骂:“烈空王,你这混蛋!竟然将我的后路全部封死,你是非要让我死在这里吗?”

  “这就是你与虎谋皮的下场。”一个声音缓缓而起,令宇神颤抖。

  他就这样颤抖着转过了身,望着立于自己身后的沈征。他有点疑惑,因为虽然眼前人就是沈征,但感觉上却完全不同。他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仔细想了许久后,他才意识到自己面前的,仿佛是一个规则之力形成的人形。

  “沈征……”他惊恐而不得不恭敬地向沈征解释。“我知道我之前做的一切都是错的,但……但不论如何,想要征讨四方戕害生灵的是烈空王和冥月白。我也是被他们利用了而已……”

  “我早说过,我要凭源界中无数的圣灵,讨一个公道。”沈征看着宇神,像看一个小丑。他慢慢地抬起手,便有一道道的力量在他的手指间流动。那力量强大无比,随时可以切割空间,毁灭意念。

  宇神冷汗淋漓,猛地一咬牙,尖叫着向远方飞去。他瞬间破开了超空间,在超空间的不同层中快速地移动着,要逃开沈征这致命的一击。

  沈征立于原地并没有动,连目光亦未随着宇神而移动,他只是缓缓地伸出了手,随意地在空间中点了一下。立时,有空间的裂痕在四下里蔓延,又突然消失不见。于是在遥远的超空间之中,在宇神的面前,就突然生出了无数的空间裂痕,那裂痕直接将他包围了起来,在他的身体上蔓延开来,宇神惊恐地大叫着,但不论他如何挣扎、怎样移动,那裂痕都紧紧依附在他身上,无法摆脱。

  “沈征,饶了我!我愿意为保卫源界而战!”他惊慌而绝望地大叫着。“沈征……不,我伟大的神,我毕竟是掌握了规则之力的强者,我可以帮您征讨一切侵略者的国度,令他们向您臣服……”

  他的话没有说完,那裂痕就快速地蔓延到了他全身。他身上每一片皮肤、每一根毛发、每一个细胞上,都布满了这样的裂痕。接着,这些裂痕一起破开,他整个人便在瞬间灰飞烟灭,意念也完全被抹杀,不留一丝半点。

  仿佛,他这个人从来没在世界上存在过一般。

  沈征于远方静静而立,缓缓放下了手。

  此时,整个源界的规则之力都与他连为一体,他能清楚地感觉到源界中每一个生灵的存在。浩瀚的世界,仿佛浓缩成了心中的一点意念,完全被掌握、被感知。他发现如果自己愿意,随时可以让无数的平凡人突然得到巨力,进化成神一般的存在。他更可以随自己的心意,任意地创造出任何不应该存在的生物。

  他又看到了虫族。

  那些致命的虫潮,在一个个星球上蔓延,与人类争夺着地盘。地层之下,有强大的虫子控制着一切,驱使着虫穴中数量超标的虫群向外而去,与人类厮杀。而人类,则在这样的战斗中不断地成熟、进化、强大。

  同时,他在茫茫宇宙的无数星球上,发现了无数拥有极高潜质的人。他们有的冷酷无情地杀戮着,有的热血沸腾地搏斗着。他们的悲欢离合,无一能逃过沈征的眼。

  他笑了,因为他想起了自己的过去。

  突然间,规则之力随着他的意念涌动,使源界中无数人的命运发生改变。一件件奇遇开始降临到那些有潜质者的身上,使他们通过奋斗之后,更容易成为绝顶的强者。

  是的,沈征随时可以直接让他们晋级到最巅峰,但他并没有那么做。他给他们机会,他给他们奇遇,但仍要他们自己奋斗。因为他相信,惟有通过自己奋斗崛起的强者,才是真正的强者,未来发展才有无限可能。

  他微笑着,目光穿透了无数空间的阻碍,看到了一个个依附在源界之外的位面,也看到了那些位面之外的位面。他发现无数的位面形成了一个位面的海洋,在混浊之中无尽延伸着,那就是整个世界了。

  “你们逃不掉的,逃不掉。”沈征笑着。“为恶者,必要迎来恶报。”

  说着,他的身子一动,面前的空间就自动现出了一道宽敞的空间之门。他直接投入门中,瞬间便离开了源界,来到了另一个位面的一座巨大宫殿之中。

  “沈征!?”宫殿里,正半跪在地上的冥月白猛地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瞪着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沈征。

  沈征却并没有看他,只是将目光投向了前方宝座之上的人。

  那人,身穿着火焰流动的绚丽铠甲。整个铠甲呈现出鸟的物质,背后有数条带着火焰的尾状甲摆动着,头盔则像是一只朱雀圣灵的头。那人的表情冰冷,眼神中却透着火的热,看到沈征到时,眼中火光变得更为强盛,缓缓地站了起来。

  “难以置信!”他瞪着沈征,上下打量着。“你……你竟然……”

  “这就是岳伏光前辈选择我的理由。”沈征看着那人,微微一笑。“烈空王,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朱雀圣灵才对吧,为何要变化成这副样子呢?”

  “不用你来管!”烈空王狠狠咬牙。“沈征,你太自大了!虽然你成为了真正自由的位面之主,成为了可以降临蚂蚁世界,却仍能保持巨力的神,但你与我们相比,实力却差了太多!我们成为位面之主时,你的祖先都还没有诞生!”

  他眼里的光终于化成了真正的火焰,猛地射向沈征。

  “我会让你后悔如此自大地来到我的世界!”

  他吼着。

  沈征没有动,他望着那不断接近的火焰,只是微微一笑。

  瞬间,巨大的力量自他全身涌起,那力量浩大无比,任何巨力在它的面前都会自惭形秽。那两道火焰,在这股力量面前一下消散无踪,而那巨大的宫殿,也在这股力量作用之下,快速地瓦解、消散。

  宫殿消失,便可见到外面那一座无边的城市。在那城市中,高塔林立,人与兽四下可见,繁华无比。但随着那力量的扩散,整个城市都开始瓦解,那些人与兽,仍带着微笑行走着、交谈着、奔忙着,但却于各自的动作进行之间,渐渐变得淡了,最终散了。

  世界,变成了一个混浊的空间,除了沈征、烈空王和冥月白外,什么也没有。

  冥月白的脸色变得极为惨白,身子颤抖着,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烈空王的身体也在颤抖,他惊恐地望着沈征,说不出一句话来。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拥有这样强的力量?”

  “活在虚幻之中,以自己意念创造出的虚假之物,来为自己解除寂寞,位面之主的世界还真是令人感到悲哀。”沈征看着他。“所以你们才会无比渴望源界的力量,所以你们才要征讨四方……”

  他看着烈空王,目光突然一寒:“但你不同,你的目标不止是源界,还有源界之外的无穷位面。你要获得源界的力量,要成为如现在的我一般的强者,目的却并不是真正融入真正的世界之中,而是能让你的野心得到最大满足,占领征服更多的世界!这样的你,不应存在!”

  “狂妄!”烈空王大吼着,周围的世界里,规则之力便立时如同狂潮般涌起,向着沈征压去。

  在那股力量面前,冥月白吓得脸色苍白,瘫在那里瑟瑟发抖,连话也无法说出。

  但在沈征看来,那狂潮却也不过如此。他微笑着抬起手,猛地一挥之间,人已经顺着规则之力游动向前,来到了烈空王面前。

  “感谢你用自己的神力帮助我晋级。”沈征在烈空面前轻声说着。“我还你以永远的安息,来作为报答吧。”

  “沈征!”烈空王感应到了死亡的气息,在生命的最终时刻里,他发出惊恐的大叫,叫的是沈征的名字。

  没人知道接下来他要说出的是什么了,因为那一个名字出口的同时,沈征也出手了。他只是平平淡淡地击出了一掌,掌上似乎并不携带一丝半点的力量。那一掌轻轻拍到了烈空王的胸膛之上,他的身体便是一震。

  接着,那人类的形态便如被击碎的空间一样裂开,四散化为尘埃,而那一身铠甲则化成了朱雀圣灵,用充满惊恐的眼神望了沈征一眼后,在一声惨叫中炸裂,化为满天的微尘。而有一股力量,在空中四下里纵横着,将所有的微尘都捕捉起来,然后使之湮灭。

  还有那不可察觉的意念之力,也被这股力量缠绕,与**一起被毁灭。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一个细小的声音响起,是冥月白在那里求饶。

  “你身为源界人,却背叛源界,为了一己私利,不惜出卖一切。”沈征摇头。“烈空王该死,但你更该死。”

  他连手也没动,只是意念流动而过,那强大的力量便已经扫过了冥月白的身体。此时的冥月白在他眼中看来,尚不如地上奔行的一只蚂蚁,是那么的弱小,不值一提。

  冥月白怔怔地看着沈征,忽然想起了两人初见时。他突然生出了悔意。

  但晩了。空间的裂痕在他全身蔓延,瞬间,他也如宇神一样,就那么碎散、消失,仿佛从不曾存在过。

  沈征静静地立着,意念之力随着规则之力而流入了烈空界所有的领域之中。他感应到了一种力量,一种故意安排出来,限制烈空界生灵的力量。这种力量使这些生灵生命中有了无奈的缺陷,也使得智慧生物在这力量的感召之下,对源界的世界生出无限的渴望。

  他摇头一叹,力量涌动间,这力量的限制被彻底震碎。

  “烈空界的生灵,你们听着。”他将意念传播了出去。“你们的创世主已死,但你们的宁静与和平却因之降临。今后,你们的生命中再不会有那无奈的缺陷,你们也再不用渴望通过侵略别人世界,来弥补一切。发动战争者必死,维护正义者永生。”

  说完,他的身子一动,人再次没入空间之门中,却是来到了圣魔界之内。

  在他身边出现的,是一个雄伟的城堡,无数的守卫见他出现,便立时持着武器上前,将他围住,高声喝问。

  他并没有回答,身上的力量涌动间,那城堡和守卫都变得淡了,渐渐散了。于那消失的城堡中,缓缓地飞出一个人。那人脸色阴沉,周围身涌动着规则之力,全神戒备,眼中的杀气掩饰不住心中的恐惧。

  “圣魔界创世主。”沈征看着他,淡淡而笑。“我不知应如何称呼你。”

  “在我死前,你还要费心记住我的名字吗?”对方冷笑,“好,这也算是一种荣耀吧。我原本的名字叫唯傲,自封为圣魔,所以这一位面,我才要它叫圣魔界。”

  “唯傲,你手上沾满了源界人的鲜血,现在到了偿还血债的时候了。”沈征缓缓说道。

  “别以为你能杀得了我!”唯傲怒吼着,手中涌动的规则之力,竟然渐渐凝聚成了武器的形态。但不等那武器成形,沈征已经一拳打了过去。

  那一拳,避无可避,防无可防。拳头轻轻触及唯傲的面颊,毁灭的力量便自那里开始蔓延,不久之后,已经将唯傲整个身体包围。

  “我不甘心啊!”唯傲发出大吼,然后在那吼声中,彻底消散。

  那虚幻的世界,随着他的消亡而消失,显露出一片无边的混浊。

  “圣魔界的人们听着。”沈征将意念扩散到整个圣魔界中。“你们寿命的限制,我会立刻帮你们解除,但今后,你们再不能与源界为敌!你们的创世主唯傲已经死了,一切的一切都自他而始,他是圣魔界的原罪。我击杀他,却不会牵连你们。只要你们将源界视为友界,只要你们能抛却野心,你们就可以平安地活下去。”

  刹那间,他的力量破除了唯傲布下的生命限制,让所有圣魔界的星海之王,拥有了正常星海之王应当拥有的寿命。

  然后,他离开了这里,来到了一片沙造的宫殿之内。

  一个全身披挂着沙之铠的男子,带着惊慌走了过来,望着沈征,目光闪动。

  “沈征。”他颤声说,“我必须死吗?”

  “四十二万年前的大战,你不是首恶。”沈征说,“但你指使沙神界强者,杀戮我源界生灵无数,这笔血债必须偿还!无数位面觊觎源界之力,但那些位面之主却并没有联合他人,侵略源力,杀戮生灵。惟有圣魔、蔚蓝、寒锋和你们沙神四界,杀害我源界精英,此仇必报!”

  “那好!”对方的眼睛中涌起了怒火,“那我就和你拼了吧!”

  一拳,仍只是一拳。

  击杀了沙神界创世主后,沈征同样解除了沙神界生灵的限制,再来到了蔚蓝界。

  蔚蓝创世主似是自知沈征并不会饶过他,一见面便立时动手,但迎接他的也只是一拳而已。

  最后,沈征来到了一片水晶城之中,静静立在一座水晶堡前。

  “你……真没想到。”

  一声叹息传来,一个身影自城中缓步而出,站在沈征的面前。那正是寒锋女神。此时的她,满眼的不甘,又是满眼的无奈。

  “虽然四十二万年前,你与他们一样犯下了罪孽,但你的分身寒心女神却为你赎了罪。”沈征缓缓说道。“她是你的分身,是我的朋友,我为了她,也不会杀你。”

  寒锋女神久久注视着沈征,半晌后才松了一口气。

  “那就……多谢了。”

  “但你对寒锋界生灵加的限制,必须立刻解除。”沈征说,“同时今后要与源界成为盟友,再不能侵略源界。”

  “有你这样可怕的家伙在,谁还敢染指源界?”寒锋女神自嘲地一笑。“除非是活腻了要寻死。”

  “你好自为知吧。”沈征说着,身影消失,却出现在大连锁秘境之中。他一挥手,提良守护神的各个部件就自各处飞来,组成了提良守护神。而寒心女神受他的召唤,依附于提良守护神之上,令其变化为她的形态。

  “真没想到!”寒心女神第一句话就是感叹。她看着沈征,除了感叹之外,却说不出别的话来。

  “我会用我的行动,换来世间真正的和平。”沈征看着她说,“从此以后,再不会有位面大战。”

  “我相信!”寒心女神缓缓点头。

  沈征看着她,突然间出手。强大的力量将提良守护神的各个部件融解,又重新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不会再解散的身体,而寒心女神的意念,便可长久存于其中。

  “其实不必。”寒心女神笑了笑,“我只是她的善念分身,总有一天,我们还会重新合为一体。那时,她就是我,我就是她。”

  “但在那之前,你还是你。”沈征一笑。“暂时代她……不,应该说代你自己掌管这个位面吧。”

  “有你这强大的盟友在,一切都不是问题。”寒心女神笑了。

  身子闪动间,沈征凭着岳伏光的力量记忆,来到了他的源界界。望着那已经没有了创世主守护的世界,沈征并没有多说什么,而只是将规则之力运用到了极限。

  无数的天才,自这位面中诞生,无数的奇遇在他们命运的前途上等着他们。终有一日,他们中会出现真正的强者。

  一道道的意念,自沈征体内脱离,形成了另一个他,向着他微微点头一笑后,飞向了源力界的深处。那是他的意念分身,是他安排在源力界的指导者。终有一天,这位指导者将发现最合适的源力界守护者,并指引他的前路,让他成为真正能守护源界界的柱石。

  最后,沈征回到了源界。

  他的意念,混合着源界最纯正的本源之力,向着所有的位面扩散着:

  “各位位面之主,我沈征,源界之人。依靠着前辈的指导,终于晋级为位面之主。今后,我将坐镇源界,守卫我们这最初的家园。若有人再对源界起觊觎之心,侵略之意,我一定会全力将之击杀!圣魔创世主、沙神创世主、蔚蓝创世主、烈空创世主便是榜样!但若有人带着友谊而来,我却愿意帮助他获得真正的自由,成为可以与自己世界真正融合一体的神,而再不用活在自己营造的虚幻世界之中!”

  这段意念,不断地在各个位面间流传着,引起了一位位位面之主的关注。有人惊讶,有人疑惑,有人生出了试探之心,有人则开始渴望那真正的自由。

  挥手之间,所有的伙伴都出现在了沈征的面前,他望着他们,他们也望着他,目光的交流中,一切的语言都是多余的。

  “哥!”沈影飞扑了过来,一头扎进了沈征的怀里。

  “主人!”雪素也飞了过来,将沈征的胳膊搂住。

  “主人!沈大哥!盟主!”

  一个个兴奋的声音响起,一位位伙伴飞到近处,将沈征包围。

  轻轻抚摸着妹妹的头,望着伙伴和朋友们热烈的目光,沈征笑了。

  他的记忆中突然浮现出那并不算遥远的过去,那时,自己还是一个没有任何力量的凡人,行走于都市中,挣扎着寻求幸福。

  如今,他已有资格,给予任何人幸福。

  “哥。”沈征抬起头看着他,似乎也想起了什么,眼中有泪水涌动。

  “这是一个该笑的时刻。”沈征看着妹妹,微笑着,轻轻拭去了她眼角的泪水。
星战文明最新章节http://www.feiyuxs.com/xingzhanwenming/,欢迎收藏
手机看星战文明http://m.feiyuxs.com/xingzhanwenming/星战文明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星战文明》版权归原作者李雪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铁楼末日风暴我是棺材女我的新娘是死婴爱上死女人叫我船长大人阴阳诡眼末日进化百鬼众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