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佛系田园|第884回

推荐阅读:
  上辈子的年哥到底是谁,罗青羽始终没有答案。无妨,她迟早会知道的,就不信他能把这个秘密藏一辈子。

  ……呃,或许他能。

  差点忘了,他上辈子好像是个兵。

  没事,有机会她再好好拷问他。拷问手段有这个那个,最管用的要数美人计,看他能把秘密守多久。

  于是,罗青羽不再纠结“他是谁”了,可婆婆的话给她留下一个后遗症。

  当天晚上,在孩子屋里和他视频通话,看着那张温和的帅气大叔脸,一股心酸涌上心头。

  “怎么一副看老儿子的表情?”被她用一副关爱儿子的老母亲表情看着,农伯年感到莫名其妙之余,有点好笑,“孩子太闹了?”

  有些孩子太闹腾,把亲妈往死里折腾。

  亲妈受不了,索性抱着孩子一起哭给他看……这种情形将来或许会有。

  居然有些期待,他真是太不应该了。

  不过,孩子哭闹是必然的,家里有那么多人在分担,她不至于这么快就被三只小神兽给折腾得看破红尘,感怀未来吧?

  “没有,乖着呢。”罗青羽如实道,不忍心让婴孩背锅,“听妈讲起你小时候的事,一时感触而已。”

  农伯年微怔,随后温然一笑,“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干嘛?”

  “不是我提,是干妈和婆婆闲聊时提的。你.妈一提到这事,那眼眶啊就红了……”话刚说到这儿,不知为何,她自己的眼眶瞬间红了。

  一股浓烈的伤感涌上心头,使人猝不及防,罗青羽连忙离开摄像头找纸巾。

  “……”

  农伯年默默等着,不催,不作声,目光深邃,眼底也涌出一丝伤感。但很快便消失了,眸里的伤感情绪被一道暖心的微笑取而代之。

  在她眼里,他看到她对自己的心疼,暖暖的。

  意味着,在这段感情里,他不是一个人唱着独角戏,他在她心里有一定的位置。

  然,先贤有句话:“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有些事无法改变,大家只能向前看。

  这辈子能看到母亲安好,父亲安好,他了无遗憾。

  何况这辈子还多了一群真心爱护自己的亲朋,比如养父养母,太爷太奶和农氏家族。尤其身边添了一位如花美眷,使他儿女三全,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命运如此厚待他,余生只管发挥所长,回馈社会,方能回报一二。

  至于父母和养父母,与罗家为邻,健康方面他无须担心。心理方面,只能让他和小青的孩子代他弥补长辈们的心中遗憾了。

  ……

  再说罗青羽,在某人面前出了一个大糗,老尴尬了。

  光用纸巾不行,她索性跑到外边的水槽旁用水洗了一把脸。擦干了再进屋,坐回镜头前,神色如常道:

  “不好意思,当妈.的人了,有些情绪控制不住。”

  “没关系,我懂。”女汉子的尊严不容有失嘛,农伯年没有戳穿她,十分善良地岔开话题,“妈那边,你有空就陪她们多聊聊天。”

  聊天,是女人排解烦闷的一个有效渠道。

  并且他相信,等自己的儿子们和小闺女长大些,这四位长辈以前吃过的苦头,定能消散得无影无踪。

  “我懂,你放心。”罗青羽点点头,盯着他的脸,目不转睛。

  “看什么?”

  “没什么,只是在想,咱们以前到底在哪儿见过?”罗小妹烦恼地伸出一指挠挠下巴。

  “……”哦,原来是为了这个,农伯年秒懂,微微一笑,十分残忍地再次岔开话题,“孩子呢?把镜头对着他们让我看看……”

  房间的婴儿床有摄像头,他装的,方便他在外边工作时,想看了就看几眼。

  罗小妹体谅他的不易,今晚不跟他抬杠了,把手机的摄像头对准孩子们一一地拍给他看,一边哄着孩子和他们的巴巴聊天。

  方才的伤感,既是为梅姨,也是为他。

  同样是母亲,将心比心,若自己的孩子被抱走,还要被虐待,她铁定要疯。

  基于这种想法,罗青羽忍不住把婆婆的情形告诉他。他上辈子享受不到母爱,甚至连亲妈一面都没见着。

  这辈子倒是见着了,为保家人周全,他又打小被养在外边。

  就算养在身边,小孩的外壳,成年人的灵魂,使他无法像真正的小孩那样冲母亲撒娇。孩子长大了,和父母就有了隔阂,这一点在他身上充分体现出来。

  这种情形,对娘俩,啊不,对娘仨来说都是一种遗憾。

  干妈叶乔不知道养子是重生的,小小的躯体里藏着一抹成年人的灵魂,无法与她过于亲近。

  相信干妈也曾疑惑过,自我检讨过。

  直到确定养子天资聪颖,非一般孩童可比,这才心中释然。因为她接触过天才儿童,他们有的人思想比较成熟,无法和父母正常沟通,导致关系疏远。

  这种时候,做父母的唯有耐心引导,使孩子拥有一个良好的学习和生活环境。

  终有一天,孩子会以另一种方式回应她/他们。而她和丈夫,此时此刻,正在享受儿子的回馈。

  ……

  不知不觉间,各地学校开学了,从魔都的熊氏培训学校传来消息,已经有很多家长询问她是不是辞职了,或者什么时候回来开班。

  这些家长是看到网上的传闻,说她从此在家相夫教子,不打算混了,纷纷前来查询。

  在家相夫教子?那怎么可能?

  罗青羽本想上网辩解一番的,可转念一想,她这次相隔太久,世人差不多把她忘了。既如此,她又何必重掀风波,唤醒世人对她的记忆?

  散了吧,散了吧。

  而海外剧组那边,并不是每天都要排舞。

  有些演员很忙的,或有兼职,或有戏分,或私人原因,或在其他剧组里另有工作。这些人直接向他们的领导请假,他们领导若批准了,罗青羽奈何不了。

  如此甚好,她懒得操心别人的事,导演自己心中有数就好。

  另外,九月到了,十月份还远吗?

  在十月份结婚的人蛮多的,不仅有谷妮,陈功和陈家杰,还有阿盖和小汤圆。这两人发信息告诉她,过了十月份这几天的假期便回来上班。

  因为,他们的蜜月旅行刚刚结束,要在家里呆几天缓一缓。

  罗青羽手指在屏幕上一挥,准了。

  还有阿珍,从罗姑娘的朋友圈里得知她生了三胞胎,连声道喜。趁她男人这两天有空,小两口拎着礼物特地从青台市一路找到大谷庄。

  禅意小院并不豪华,反而有一种极简之美。只要不是金窝银窝,夫妇俩便淡定了许多。
我的佛系田园最新章节http://www.feiyuxs.com/wodefuxitianyuan/,欢迎收藏
手机看我的佛系田园http://m.feiyuxs.com/wodefuxitianyuan/我的佛系田园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的佛系田园》版权归原作者竹子米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铁楼末日风暴我是棺材女我的新娘是死婴爱上死女人叫我船长大人阴阳诡眼末日进化百鬼众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