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七百二十章 向兄

推荐阅读:
  道源得来不易,除了立功受赏外,寻常仙官只能靠熬时间了。值得一提的是,不同的道果对道源的利用率不同,越是高阶的道果对道源的利用率就越高。换言之,修士进阶需要十瓶左右的道源,不是因为一瓶道源不够,而是低阶的道果对道源的利用效率太低。许易熔炼的是一品道果,将来能达到的上限更高不说,对道源的利用效率,也相对更高。

  道源在灵力得加持下,化作一团团蒙蒙雾气,许易唤出两大命轮,两大命轮中的道果在道源的引逗下,高速旋转,化作一个涡旋,快速吸取着道源,然而,即便两大命轮同时吸引,道源还是在飞速流溢着。

  许易心疼得不行,念头一转,赶忙显化救苦天尊相,看看救苦天尊腰间的两大神树树杈,能不能被稍稍滋润。岂料,他才显化出救苦天尊,救苦天尊腰间的两大树杈顿时放出光芒。

  正急速流溢的道源立时被吸引,化作两条射线,紧紧团聚,再无流溢的风险,两条射线分射两大命轮,一点点灌入,没有丝毫浪费。转瞬,半个时辰过去了,两条射线尽数灌入两大命轮。

  许易敏锐地发现两大命轮中的道果起了不小的变化,照着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也许再弄个两到三瓶道源,他的道果就能进阶了。这个结果,令他颇为欣喜。

  炼化了道源,许易才从星空戒中将腰囊取出,便有如意珠突突跳起,催开禁制,传来的却是刘冠岑的声音,他是来邀请许易赴宴的,话里话外,都透着些歉意,毕竟前番许易通过大比,他没有什么表示。

  许易倒是理解刘冠岑,毕竟刘冠岑背后还有刘家。对于刘冠岑曾经给予的帮助,他还是铭记于心的,所以,刘冠岑相邀,他立时便答应下来。出乎意料,刘冠岑所设之宴,正在湘水之畔。

  此地距离许易昔日的隐居之地,所隔不过一个山头,参加饮宴的人数不多,皆是昔日的故人,如今,许易有了官身,众人反倒没那么热络了,一场饮宴就这么不咸不淡地结束了。

  临别之际,刘冠岑向许易传意念道,“许兄,是我对不住你,但刘某也实是身不由己。今番约你之人,非是刘某,而是另有其人,刘某先去,不过许兄放心,若他敢有不轨之举,刘某便拼了这条命。”

  说着,刘冠岑冲许易拱拱手,去了。他才离开,一道身影落在了许易面前,才一打眼,许易认出来人,正是长安境中被淘汰的琅琊五公子之一的向影心,也是东明能念兹在兹的大仇人。

  “向兄要见我,直接过都监衙门一会便是,弄这一套,未免不成体统吧,莫非向兄有暗害我之心。”许易朗声说道。

  向影心剑眉挑起,“看来阁下是亏心事做多了,心慌,不然,怎么一见我,就知道我要害你呢?”话至此处,他忽地变了脸色,改用意念传递道,“姓许的,说说吧,尸潮大案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易眸光一闪,朗声道,“看来是有人在一旁提点向兄啊,不然向兄好端端地说话,怎么就改作了意念传递呢,不如向兄把人请出来吧,我相信他肯定是我的熟人。”

  向影心心中一惊,他万没想到许易如此机敏,刷的一下,一道身影现在场中,那人全身笼罩在乌沉斗篷之中,难辨别真容。许易道,“野王兄既然来了,何必藏头露尾。”

  斗篷人大手一挥,四周现出金色结界,随即揭开斗篷,正是玄野王。金色结界才生,许易拢在袖中的如意珠发出嗡鸣声,却是如意珠遭遇了结界,发出警报,许易毫不尴尬地取出如意珠,关闭了禁制。

  向影心冷声道,“你还真是下三滥出身,上不得台面,就知道弄这阴谋诡计,什么东西。”说话之际,他心中暗怕不已,若不是玄野王提醒,再和许易说上几句,只怕全被如意珠录去了影像,成了把柄。

  许易道,“职业习惯而已,向兄只怕是亏心事做多了,心慌,不然,怎么对我的职业习惯如此敏感。”向影心万没想到他会拿自己的话来回击自己,心头搓火,却被玄野王按住。

  玄野王平静地注视着许易,“不得不说,我还是小看你了,就凭你的本事,名士不过是个幌子,我现在有些信了,你不是靠徐胭脂才通过的大比,根本就是扮猪吃虎,本领深藏,我输得不冤。”

  许易道,“野王兄说的哪里话,什么输啊赢的,对了,纪司对野王兄挂印离开,还很恼火呢,我就不明白了,野王兄明明立下奇功,为何要离开?”

  向影心大怒,“姓许的,你可是真能装啊,黑风上人就是遭了你的算计,还有野王兄,也都遭了你的毒手,现在没有旁人,你何必还要装无辜。”

  许易道,“黑风上人遭我的算计?对对,他是我亲手抓的,要抓这孙子可真不容易,可此獠罪大恶极,却不知向兄替他抱屈,是何肺腑?莫非向兄和他有牵连?若是如此,只怕向兄要跟我走一遭了。至不济,我也要将此事上报,让上面去调查你向兄到底出于何种心肠,竟然去同情一个邪魔。至于说我暗算野王兄,这从何说起,我承认,这次行动,野王兄是头功,可没有我的帮助,他也立不下这头功啊。”

  向影心简直要气疯了,今番,他和玄野王过来,就是要验证许易是弄鬼之人。毕竟,玄野王在向家和玄家彻底决裂的情况下,找到他,自证清白,他没道理不信玄野王。

  但光有他信玄野王还不够,向家已经和玄家决裂了,单凭玄野王敢亲自送上门,却没有整个事件的合理解释,向家是不可能松口的。毕竟,死间计在大家族中又不是第一次上演。

  唯有向影心和玄野王相交多时,知道玄野王没那么大气魄,连整个向家都敢算计,更不敢拿自己的前程去赌这么一大把。他们既然说不明白,就只有找到当事人,双方一对质,自然就明白了。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最新章节http://www.feiyuxs.com/wocongfanjianlai_zhegexiushihenweixian_/,欢迎收藏
手机看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http://m.feiyuxs.com/wocongfanjianlai_zhegexiushihenweixian_/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版权归原作者想见江南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铁楼末日风暴我是棺材女我的新娘是死婴爱上死女人叫我船长大人阴阳诡眼末日进化百鬼众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