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园医锦|第九百四十三章 李逵遇李鬼

推荐阅读:
  “真的是他们!姑娘,这时候他们应该没出城呢,咱们快去追!”灵儿跺跺脚,真是冤家路窄,不能让这群骗子跑了!

  “别急!”秦梦萱还是比较好奇伤者,“小哥儿,江三公子住哪间房,方便透露吗?”

  “江家兄弟住天字三号和五号房。姑娘,你找他们有事?”伙计见这对主从一副江湖侠女的打扮,不会是趁机寻仇的吧?

  “我们家有病人,想请秦姑娘去看看。可是,你也知道,她毕竟太年轻,我想验证过她的医术后,再去请她上门。”

  秦梦萱的话,让灵儿撅起了小嘴。明明姑娘才是正主,现在却要称呼个西贝货为“秦姑娘”,她都快憋屈死了!

  秦梦萱带着灵儿上了二楼,寻到了天字五号房,轻轻地敲开了门。

  江二公子打开门,看到一对年轻的姑娘,一愣之下问道:“两位姑娘找谁?”

  秦梦萱拿出了医王阁的信物,对江二公子道:“我们是医王阁的,听说我师妹给江三公子治了伤。她毕竟年幼,又很少独力给人看病,我有点不太放心,想帮江三公子复诊一下。”

  “原来是秦姑娘的师姐啊!医王阁果然名师出高徒,今日若不是遇上秦姑娘,我三弟可就凶多吉少了。秦姑娘的艺高德馨,医术过人,果然不负盛名啊!”江二公子是认得医王阁的信物的,没有疑心就让人进去了。

  江三公子正因为不能吃东西而闷闷不乐,见进来俩小姑娘,上来就解他衣服,拆他的纱布。他怕挣裂的伤口,不敢乱动,嘴上却嚷嚷着:“干啥呢?男女授受不亲,不知道啊!你看了我的身子,可是要对我负责的!”

  灵儿气哼哼地道:“没听过医者父母心吗?你小时候接生的稳婆,还把你全身都给看过了呢,你怎么不叫她负责?还有,帮你治伤的那位,不也是个姑娘?你咋不把人留下来让她负责?”

  “你这小丫头,伶牙俐齿的!人家秦姑娘才多大,十三四岁的年纪,还是一朵小花苞呢。我又不恋童!”江三公子现在想想,还有些情不自禁地哆嗦呢。秦姑娘治疗手法太过“凶残”,把这货给吓怕了。

  “这伤口……”秦梦萱看着缝合整齐的伤口,自言自语地道,“这是用针缝合的?传说中东灵小神医的华佗之术?”

  “是啊!没想到令师妹小小年纪,居然能把华佗神技掌握得炉火纯青,不愧是医王阁最优秀的后起之秀啊!”江二公子赞道。

  小小年纪?看上去十三四岁模样?医术过人,又会一手缝合之术?什么时候江湖上有这么一号人物了?秦梦萱忍不住沉思着。

  江三公子却注意到她的走神,有些紧张地问道:“怎么了?我的伤口是不是有什么不妥?想想也是,她说里面受伤的地方,也给我用线缝上了。这外面的线,可以用剪刀剪开,里面的怎么办?不会再把伤口划拉开,才能拆除吧?我就说年虽小的大夫不靠谱,你们还不信?”

  “你闭嘴吧!”江二公子手里要是有针线,一定把蠢弟弟的最给缝起来。这是秦姑娘的师姐,你当着人家面儿,说医王阁最有天赋的后起之秀“不靠谱”,以后还想让人家给治病疗伤啥的吗?

  “那倒不必,有一种线是可以被人体吸收的,不需要拆。”秦梦萱是知道这个的,不过是在一本残本上看到,制作方法缺失了。既然那人敢缝,肯定是会做这种线的。

  秦梦萱对此人更感兴趣了——明明有真才实学,为什么要放弃扬名的机会,假冒她的名字呢?

  “住手!不可以摸!”江三公子见灵儿好奇地冲着他的伤口伸手,忙喝止了她,“秦姑娘说了,人的手上有很多看不见的病菌啥的,容易造成伤口感染。二哥,秦姑娘给的药呢,赶紧给我涂一层,用纱布重新给我裹上。秦姑娘说了,很多人不是死在治疗上,而是丧命在伤口感染上。”

  灵儿撇撇嘴,人家不过好奇嘛。没想到人也可以像破了的布娃娃一样,用针线缝合起来的呀。真是小气,不给看就算,谁稀罕!

  江二公子似乎察觉到有些不太对,忍不住问了句:“你真是秦姑娘的师姐?为什么你们出门都不一起的?”

  灵儿一听,小暴脾气就要炸:什么意思?听着这语气,好像怀疑我们姑娘的身份?你们眼睛瞎吗?到底谁是李逵谁是李鬼,分不出来不说,还敢怀疑正主?

  秦梦萱拉住小丫鬟,笑着道:“我师妹她是偷偷从阁里跑出来的。我们不放心她,又不忍把她抓回去,所以才暗暗跟在她后面。”

  “可以理解,毕竟秦姑娘年岁还小,没有什么江湖经验,容易受骗。”江二公子打消了怀疑,点头道。

  江三公子撇撇嘴,把头扭向一边:那丫头蔫坏蔫坏的,谁能骗得了她?要真有人打她的主意,谁骗谁还不知道呢。

  秦梦萱留下一块木牌,笑着道:“江三公子好生休养,若是伤口有什么变故,就凭着这块木牌,到医王阁名下的医馆里,自然会有人好生接待你们。我要去追小师妹了,告辞!”

  从客栈里出来,灵儿有些不高兴地道:“姑娘,你为什么不拆穿她?明明你才是秦姑娘,却被人怀疑别有用心。气死了!冒牌货,不要让我抓到你,否则……哼哼!”

  “行了!这么看来,对方也是一个医术上的高手。刚刚那伤势我看过了,就是我自己亲自动手,也未必能有人家处理的好。说实话,江三公子的伤,我顶多有五分把握!”

  秦梦萱对那位跟自己年岁差不多的小姑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又有一丝丝佩服——她,到底什么来头?为什么要顶着她的名号闯荡?自己被这么厉害的人冒充了,是不是该窃喜一下?是不是说明她也算有点名气了?

  灵儿皱着眉头,还是不爽地道:“那冒牌货说不定还没姑娘您有把握呢!只不过她顶着您的名号,治死了又算不到她的头上!”

  秦梦萱看着她,道:“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了,刚刚那伤口的缝合手法,到底是高是低,你应该有自己的判断。学医之人,最忌讳意气用事。难道你打算只做一辈子的丫鬟,不想像馥儿姐姐那样,将来也能独立出诊?”

  灵儿低下了头,小声地道:“我也想像馥儿姐姐那样啊,可是我没有天赋,学不会……”

  “你可以专攻某一种医术啊,例如女人方面的……对了,朝廷不是说要开医学院,由小神医教医术吗?到时候你去考一把试试!”秦梦萱对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还是挺有感情的,希望她能够有自己的前程。

  “我怕考不好,给姑娘和医王阁丢脸……”灵儿抠抠手指头,有些泄气地低下头。

  “你跟在我身边那么多年,接触医术也有十几年了,总比那些什么基础都没有的强吧?你就报治女子病症的,今年是第一年,很多人家肯定都在观望,不会有那么多女孩子报名。你肯定能考上!”秦梦萱给她打气。

  灵儿点点头,暗自下定决心。秦梦萱继续道:“我会征求爷爷的同意,去报学缝合之术的那一班,到时候,咱们主仆俩在一块儿读书学医术,互相还能有个照顾!”

  “嗯!姑娘,我这段时间一定努力背医书,跟您学医术,绝对不会给您丢脸的!”能够跟姑娘在一个学院里学习,阁里的小姐妹们,一定会羡慕死。灵儿握紧了拳头,给自己加油鼓劲儿。

  “现在,我们先追上那位‘秦姑娘’。我对她的医术和身份,都很感兴趣呢!”秦梦萱去自己的客栈取了马匹,出了府城,一路朝着西南方向追去。

  江三公子很崩溃,因为秦梦萱主仆走后,又来了两拨穿着医王阁淡金色制服的人,来“参观”他的伤口,还不时品评一番。

  其中一位帅气的青年公子,为他把了把脉,赞了句:“小师妹的医术又精进了呢。这样的案例,我顶多有七分把握。没想到小师妹居然敢接诊如此重伤。”

  “或许是情况紧急,人命关天吧。你也知道,小师妹最是心软,死马当活马医,能不能治好,要看他的运气!”另一位冷着一张脸的公子,淡淡地道。

  江三公子想要飚脏话:谁是死马?你们一定是嫉妒秦姑娘的医术,人家小小年纪,就对他的伤势成竹在胸。你们才有七成的把握,在你们小师妹面前差远了!

  哦,知道了,你们痴长一把年纪,却又不承认比小师妹差,才会这样贬低秦姑娘的。算了,为了不给秦姑娘拉仇恨,就不把她给自己输血的事告诉这些家伙们了!

  哼,等门派大比的时候,秦姑娘医术比你们高上不知道多少倍!嫉妒死你们!!

  不久,医王阁秦姑娘治好重伤的江三公子的事,已经在江湖上传开。关于江三公子的伤势,被传得越来越邪乎。
农园医锦最新章节http://www.feiyuxs.com/nongyuanyijin/,欢迎收藏
手机看农园医锦http://m.feiyuxs.com/nongyuanyijin/农园医锦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农园医锦》版权归原作者姽婳晴雨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铁楼末日风暴我是棺材女我的新娘是死婴爱上死女人叫我船长大人阴阳诡眼末日进化百鬼众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