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韩疯子|826 发展(一)

推荐阅读:
  和川谷六郎暂时作别,返回制药厂之后,韩烽向北原松下借了一笔钱,数额可不算少,反正在韩烽看来,能借多少是多少,借了不用还的钱,不借白不借嘛!

  至于借钱的原因,韩烽倒是也实话实说了,他原本说是要打欠条的。

  只是北原松下这家伙原本就想借着韩烽巴结上伏木直川这条大船,自然不会把这点儿钱放在眼里,他在这制药厂当了这么多年的主任了,油水可没有少捞,家底丰厚。

  能够花点钱和贵族身份的近卫次郎打好关系,在他看来是一件物超所值的事情。

  韩烽在制药厂的工作是很轻松也是很自由的,这一点也是他早就想好的,一早像就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表面上一本正经,实际上偷尖耍滑,世故圆滑,类似北原松下这同一类的家伙。

  北原松下自然也不可能处处限制着他的自由,或者是有意无意地盯着他了。

  毕竟今后或许还会有许多行动,要是这北原松下盯着太紧,那可不是一件方便的事情。

  第三日,韩烽用北原松下那里借来的钱,通过自己的身份,暗中委托他人间接购买了一个迷你柯达照相机。

  这玩意儿可是间谍行动必备的物品,韩烽想好了,这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内部惨无人道的景象资料必须公之于众,33年称加茂部队,38年更名东乡部队,现阶段伪装代号为731的关东军部队,究竟是怎样一支灭绝人性的畜生,又做过哪些天怒人怨的行径,这些东西,韩烽决不允许侵略者们继续遮掩下去。

  当然,这一切还急不得,就韩烽这几日的观察所得。

  这处所谓的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的防御力量很强,各处哨卡和布置极为得当,仅仅是工厂那唯一的外部出入大门口,就有一支关东军小队日夜驻守。

  至于内部的情况,韩烽尚且一无所知,或许比外部的防守更加的严苛。

  想要偷偷的摸进去,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不能急躁,这一切还得慢慢渗透,韩烽只得继续借用川谷六郎这条线。

  另外宫下正奇这边也不能落下,青霉素这一块儿但凡是真的,韩烽势在必得。

  第五日。

  估计姜龙已经从客栈离开,与政委徐梓琳他们汇合。

  这样倒是也好,韩烽算是放下心来,短时间之内他无法从这里脱身,至于远东团,只能交给老徐和孙德胜他们了。

  下午,韩烽再次与川谷六郎碰面。

  是在一家比较偏僻的茶馆,两人选定了算是宽敞的茶馆里的一处角落位置。

  “近卫君……”川谷六郎欲言又止,比起几天前,他的面容憔悴了很多,目光里似乎也带着杂乱。

  “怎么了?”韩烽询问。

  “没什么。”川谷六郎叹了口气。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韩烽对此有所猜测,再次追问道。

  片刻沉默过后。

  “这应该不是真的,一定是这样,我觉得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在这里发生。”

  “什么事?”

  “我不知道,我也不能说,我现在还不确定,我必须要亲眼证实它。”川谷六郎抱着脑袋说道,神情中已经弥漫着痛苦。

:

:

  韩烽试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我不知道你究竟经历了什么,或许是和你们的保密条例有关吧,不过作为最好的朋友,我提醒你,一定要保持冷静,不要迷失自我,坚守自己的本心和判断。”

  “嗨。”

  川谷六郎恢复了些,端起茶杯,大口的往嘴巴里灌着。

  “近卫君,你杀过生吗?”

  情绪似乎缓过来的川谷六郎忽然问道。

  “杀生,你是指人?动物?还是说其他的。”韩烽笑问道。

  “人……不,动物也行。”

  韩烽摊摊手,一本正经道:“抱歉,我读过不少书,我虽然不信仰宗教,可我相信生命是平等的,所以别说是杀人了,就连一只鸡我都没有杀过。”

  韩烽这样说,自然是因为没有熟人在,否则还不知道要遭受多少鄙夷的目光。

  川谷六郎却是意外发现同类的那种欣喜,“我也是,从小到大,可能除了踩死几只蚂蚁外,我从来没有杀过生。”

  “生命无价,所有的生物本应该是平等的。”

  “是的,我也一直认同这个道理。”

  川谷六郎说到这里,韩烽忽然道:“川谷,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最后对我说过的三个字吗?”

  川谷六郎浑身一震,“记得。”

  韩烽道:“这里只有你和我周围没有旁人,有些话我说的大胆些,咱们在这里就是侵略者,咱们侵略着中国人的土地,说起来咱们的历史和中国的历史一直是互有联系和渊源的,想当年,在唐时期,咱们还曾大力学习过中国的文化。”

  “是的,我记得这些,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就落到了今天这个局面,我周围也有许多同学,硬是被拉到了这处战场,我倒还算是幸运一些,只是在这大后方的厂房里做些工作。”川谷六郎说道。

  “那你觉得咱们做的是对的吗?”

  “什么?”

  “侵略别人,残害他国的无辜百姓,南京那场屠杀事件震惊世界,我想你也有所耳闻。”

  “是。”

  “所以,难道你不觉得是咱们错了?”

  “是,近卫君,不只是你,还有我,咱们周边的很多人其实心底都有这个想法,可是没办法,咱们被卷了进来,只能这么做,咱们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川谷六郎长叹。

  “就好比你看见自己的亲弟弟,正在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在死命地捅着一个外国的孩子,你无能为力,所以就要眼睁睁的看着?”

  “我……”

  “我们是最知心的朋友,有些话我不会瞒你,咱们的国家是有阶级制度的,是有上下级剥削和压迫的,就好比你此刻的母亲,或许只是因为得了糖尿病,就险些拖垮一个家庭,就连自己的长子都得漂洋过海,不远万里来到异国他乡,又加入一个不知道究竟是做什么的厂子里工作,就为了多挣那一笔钱寄回家里。

  你母亲是需要钱的,她需要这笔钱来救的是命,是一个急需要帮助的家庭,可有的人呢,钱多的花不完,尽情地想着剥削他人压迫他人,或者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他们挥霍着钱财,或许只是一次奢侈的消费,那些钱便足够彻底将你母亲的病彻底根治了。

  可他们不会把钱给你,让你拿去给母亲治病,咱们只能在底层苦苦的挣扎着,像你这样的家庭,我想,只是咱们曰本很小的一道缩影。”
抗战韩疯子最新章节http://www.feiyuxs.com/kangzhanhanfengzi/,欢迎收藏
手机看抗战韩疯子http://m.feiyuxs.com/kangzhanhanfengzi/抗战韩疯子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抗战韩疯子》版权归原作者深思文学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铁楼末日风暴我是棺材女我的新娘是死婴爱上死女人叫我船长大人阴阳诡眼末日进化百鬼众魅

网站地图